1分彩技巧|※PK购彩※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一分彩玩法 > 列表

变幻莫测

发布时间:2019-02-20 18:25:53      来源:
  我想这是对今日最好的概括。不论是今早的恬淡到我得知要值日的惊吓,还是本定好的座位表职位突然有了细微的改动。
 
  抬眼望向窗外,正逢天色暗沉,阴风描摹着远山跌宕起伏。
 
  我生来怕黑,此刻只能将灯光开尽,可敞亮教室下又衬出我单独一人的诡异。
  
 
 
  记得一个知名情感博主说过:
 
  “很多人你看着天天在忙来忙去,其实他们都只是在逃避自我。”
 
  像现下很多网友一样随意解析一下字面意思,也就可以当做是脑子里想点事儿能帮助注意力分散。
 
 
 
  于是就想起今天中午。
  
  本想去找祝霏的我却发觉她早已离开,很巧地在路上遇见可我们只四目相对,我还来不及打招呼她便匆匆走过。之后我便连带着问她的事儿也一起埋在了肚子里。
   
  但好像好奇心又在肚子里生出了萌芽,惹得我下午总不自觉回头看她,当事人祝霏没发觉,一次也没有看过我,倒是给秦暮秋瞧见了个真切。
  
  她本想帮我直接去问祝霏,被我拦下了。
 
 
 
  我和暮秋说:“也许是我太过敏感。但当我发现别人只要有一点点不想接触我的迹象,我便会立马退得很远很远。”
 
  她看我一会儿,像是要说什么最终又闭上了嘴。
  
  不用她说,我也知道,是我安全感太弱。
 
  害怕我的真情实意受到随意对待。
 
  害怕一切都是我想得太多。
 
 
  害怕失望。
 
 
 
  
  话又说回来,怕黑似乎也是缺乏安全感的一种表现。
 
  我垂眸,将撮箕里的垃圾倒进垃圾桶。
 
  白炽灯铺洒下,教室的四分之三都光洁如镜。
 
  只还剩下最后一组要拖地了。
 
 
 
  正要给自己加油打气时隔壁班却突然传出了笑声,在放学后的空荡荡里回旋。
 
  腿脚毫无征兆地就软了一下,慌忙之中我胡乱抓到扫帚暂且稳住了身体。
 
  不怕……马上就可以回家了……
 
  可自古祸不单行,我正要抬脚走向第四组,小腿却不慎勾倒了撮箕,金属撞击花岗岩发出的尖锐声刺入耳,全身汗毛竖立,冷汗好像要从身体每个毛孔慢慢渗出。
 
  隔壁静谧得仿佛深夜山岭,我既祈祷那边不要再出声又害怕那边不出声。
 
  还是不出所料,有脚步声逐渐从我的平行方位走出,绕个圈子似乎向我走来——
  
  却在到我们班后门刹那戛然而止。
 
 
  
  这算是上天垂怜吗……两个愿望同时满足?
 
  我给自己开的玩笑简直逼得我要哭出来。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把心一横,反正天还握着最后一缕光,隔壁也总不可能是非人类吧。
 
  我将倒地的工具都一一摆回原位,拿着拖把就往第四组冲过去。
 
  我想,这大概是我拖过速度最快但却时间最久的一次地了。
 
  整个过程就像是进度条,加载到最后就越能看到光芒。
 
  我拖完最后一块方格,直接将拖把放在那个角落,跑向讲台去拿书包。
  
  好了好了好了……都没事了……可以回家了……
 
  我应该感谢隔壁的同学们还算有点公德心,没让我发现其实那个脚步声停止的地方一直站着个人。
 
 
 
 
 
  
 
  晚上沐浴完我就把这骇人耸听的事情告诉了时雾。
 
  时雾直接甩给我一个QQ电话。
  
  我一接听便感受到时雾震惊怀疑沉重害怕甚至还夹杂着一丝小兴奋的声音传来:
 
  “阿深——你说的是真的啊?!”
 
  我按下音量减小键,“嗯……你说当时都快六点半了……隔壁怎么还有人啊……?”
 
  她倒是一幅福尔摩斯的作态,“安静,华深,让朕想想……首先,既然是笑声,就说明肯定有人在谈话……那你之前有注意到还有其他人的声音吗?”
  
  我努力回想了下,还是老老实实道:“没注意啊……”
  
  “唉你个不争气的。”她似乎是翻了个身,“你想啊阿深,那么晚不回家留在那里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人……额我不是说你哈,你是值日生……欸!对哦,万一是值日生呢!”
  
  这个倒是我一下没想到过的,可我正准备开口应和她,突然又想起一个重要事实。
 
  “可我们班老师今天已经拖堂很久了啊……我是看着大部分人似乎都走光了。”我也翻了个身,盯着天花板,“而且正常做全班卫生半小时,要到我走的时候……都留有快一小时了吧……”
     
  这下时雾也陷入沉思。
  
  我想起我还没敢告诉她脚步声的细节,不禁拢紧了身上的被窝。
 
  “就是……我之前听一个学长说过,其实我们年级还是有挺社会的组织的吧……”
 
  要是声音有颜色,我想此刻她的声音已然是苍白。
  
  “你是说苏辰予?他在我们班呢。”
  
  纵然我进这个学校来便不愿关心这里的任何八卦,但苏辰予这类人我还是知道一二。他高一学期就因打架落得个留校察看半年的处分,再被处分一次就晋级为一年,再来一次就直接劝退。
   
  而且听说人还生得一幅傲骨皮囊,桀骜不驯的模样不知惹得多少女孩子心心念念寤寐思服。
  
  这两天我倒是没有注意到班里有这么个人物存在。
  
  “啊……?那就……”对面突然传出时雾妈妈的声音,大概是要让她赶快睡觉了吧,时雾回了几句,又十分委屈地贴近电话,“阿深对不起呜呜呜……我要去洗澡了……明天我给你留言!别怕!有什么你让李卧眠护着你!”
  
  李卧眠啊。
  
  “行了行了,不用担心我,快去吧。”我挂了电话。
 
  是个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一直傻傻喜欢时雾的男生,也是时雾的竹马。
 
  我侧头刚好看进夜里璀璨的星。
  
  好像我也有个竹马来着……
  
  我想着,就要去他空间逛一逛,却好巧不巧看见一个小红点。
   
  仿佛专门在等着我。
  
  
  是祝霏。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使用帮助 - 联系我们 - 网站调查 主办: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承办:信息中心版权所有   自然资源部门户网站 政府网站标识码:bm16000001京ICP备1804490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799号


建议使用IE9.0以上浏览器或兼容浏览器,分辨率1280*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