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分彩技巧|※PK购彩※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一分彩玩法 > 列表

失而复得的喜悦

发布时间:2019-02-20 18:26:21      来源:
那天夜里我听完了祝霏所有发过来的语音。
  
  她说她觉得好对不起我,明明看见我了却没有理我,下午也是不敢看过来,她怕我埋怨她,还让我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放在心上。
  
  按理说,对突如其来的友好我应该不会那么感动,反倒有些排斥,可祝霏不一样。
  
  也许是我未曾料到她的心思这么细腻,却又这么小心翼翼。
  
  不知该如何回她,我只发了句“没有的事儿”和几张抱抱发射爱心的表情包。
 
  但其实我也不该想得太多,不该这么不信任她,只是我没有勇气去承认我的错误罢了。
 
  驻足在窗台前,外头的浓黑淹没城市,汹涌喧嚣着深夜。
  
  祝霏最后和我道了句晚安。
 
  风扑面而来,凉凉的流淌了我一身,可内心反倒变得温暖起来。
  
  
  也许这就是失而复得的喜悦吧。
  
   
  
  第二天秦暮秋拿着零食过来时,我把和祝霏和好的事儿一并告诉了她。
 
  她边塞薯片边惊奇:“这有点厉害哦,心思在一个频道上的人可不好找,如果她真的如此,应该是个好姑娘。”
 
  我笑笑,任身体下滑到视线刚好对进抽屉里。
 
  取出一个小方块,我递给秦暮秋,“她给的,不许我不接受。”
 
  “GODVIA,”她弯下腰,“这么上心哇,确实是个好姑娘呢。”
 
  下课我走到祝霏位置上,她正好低着头在抽屉里翻找什么。
 
  我悄悄把兜里的水果糖拿出来夹进她笔记本里。
 
  等看见我,她歪歪头露出一个乖乖的笑。
 
  “祝霏,下个星期开始上晚课了……要不要晚上一起吃饭?”
  
  “好呀!”
 
  秒回我的她愣了一秒,随后将碎发别在耳后,慢慢直起身,“我听说女孩子一起走安全系数还是会高很多呢,以后就由我来护着你啦。”
 
  之后祝霏言出必行,真真把我当个宝贝护着,但在那之前,确实发生了一件让大家觉得我应该受到保护的事情。
 
  那件事情就发生在让人最没有防备的周五放学时刻。
  
 
  万千人都爱在路上戴耳机听歌,当时的我也算是一个。
 
  世界一头闷声扎进音乐里,步伐随着节拍快快慢慢,沉浸其中时还轻轻摇头晃脑着,口齿开合发出细碎歌声,呢喃的小调儿随风而散。
 
  转过最后一个路口,我在等红绿灯时伸进口袋娴熟的按下了暂停键,随后取下耳机卷好线。这里是我爸爸下班必经之路,要是让他看见我走路还听歌就糟糕了。
 
  他肯定又要在无数次说教上不厌其烦再加上一次。
 
  绿灯亮了,我跨步过去,将耳机收进书包时刚好瞥见身后的四五人,个个都穿着酷炫,一看就是不良少年的标配。
  
  也许是放学后组团玩吧。
  
  可等我从便利店里出来时发现那四五人就等在门口不远处,我走,他们也跟着走。
 
  是不是我想多了……
  
  我扭开瓶盖,故意停下喝了几口水,等回头将水放入书包侧,却发现他们也停住了。
  
  事情不太妙。
 
   
  我开始加快步伐,明显,对方像是也知道我发现了,我清楚听见身后的脚步声慢慢近过来。
 
  脚步声……
 
  不会是值日那晚……
 
  心跳砰砰砸在胸膛里,我只觉呼吸逐渐急促起来。
  
  
  常说人在危急状态下会做出一些愚蠢的事,我也没躲过。
 
  看见一个巷口,我当时脑子想的是,反正这带我熟,要不进去把他们甩掉。于是我一个顺步拐了进去。
 
  进去我就后悔了。
 
  前方不知怎么出现了三个先前看到的不良少年,我回头看见剩下两个一左一右蹲在路口附近。
 
  这下是彻底被围堵了……
  
  怎么办……
  
 
  正当我慌乱时,我前方呈三角形的队伍中最靠近我的那人开口了。
  
  “往巷子里钻,挺聪明啊。”
  
  他的话语仿佛十月冰雪,瞬间覆灭了我不理智的任何情绪。甚至内心带上点嘲讽,只觉他们冥思苦想的聪明是我不慎犯下的错误。
  
  我握紧拳头,不然反向逃出去喊人?
  
  “是叫周文深吧?”领头那个笑着,“听说那天你把我们的对话都听得一干二净了?”
  
  果然是值日那晚。
  
  气流往喉头直冲,我欲为自己辩解,口舌却越发干燥黏住了双唇。
  
  如鲠在喉。
 
  “不说话?”他一步一步走向我,“那就是默认了呗。”
 
  “我没有。”
 
  “哦?”他眼睛弯弯如狐狸,“那就是不敢承认?”
 
  “我说了我没有听见你们的任何一句对话。”
 
  他突然笑起来,“可别吧,谁不知道你们这种好学生都是老师的走狗?”随后打了个响指,他身后的两个人也走上来。
 
  “我说了我没听见你们也非要颠倒黑白来污蔑我,还是你们本身就做贼心虚想要杀死一万也不放过一个?看来那一番话真是像你们这种人一样见不得光啊。”
 
  我爸曾经说过我到了紧急时刻会越发冷静,可口齿却异常刻薄凌厉,怕是要受点苦头,这点是在他见我被亲戚围着问近况时得出的结论,却没想到真的一语成谶。
 
  “本来想轻轻扇你两下给个教训,看来是要揍一顿才会老实。”
 
  余光见守在那放风的两人仍没移动,脑子急速旋转下只剩反向逃跑这个选项。
 
  我照做了。
 
  却不想身影刚出巷口便一头撞上什么。
  
  我闭上眼,觉得自己要完了。
  
  那一瞬间仿佛万物安静,时间凝滞,我却听见慵懒男音从头顶轻飘飘坠下来。
 
  
  “这么过时的套路还上演,就这么喜欢我?”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使用帮助 - 联系我们 - 网站调查 主办: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承办:信息中心版权所有   自然资源部门户网站 政府网站标识码:bm16000001京ICP备1804490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799号


建议使用IE9.0以上浏览器或兼容浏览器,分辨率1280*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