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分彩技巧|※PK购彩※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一分彩技巧 > 列表

商族夜袭

发布时间:2019-02-23 17:56:11      来源:
孔天霸正要退出厢房,却看到自己儿子脸色一变再变,马上停住脚步,询问到:“明儿,怎么回事,我看你脸色不好,是不是身体哪里又不适了?”
“将军,今夜恐怕府上不会太平了!”孔明正色道。
孔天霸闻言,并不在意,认为孔明脑子依然不太清醒,所以在胡言乱语,正想出声安慰几句,又听孔明继续说道:“将军,我大致已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此时不是说话的时候。今夜将会有人夜袭府上,想要至我于死地,望将军能保全我性命,亮不甚感激。”
孔天霸刚刚儿子失而复得,一听到有人想要至他儿子死地,一根弦马上绷紧起来。也不管儿子脑子是不是清醒了,宁信其有,他脸上随意之色一收,露出了军中杀伐的凶狠劲,怒骂道:“哼,居然有人如此大胆,想必是那商族小人,他要来我孔府中行刺,我必让他有来无回!”
随即孔天霸叫来府中亲兵队长与几位幕僚,到正殿商议对策,孔明也随众移步到正殿中。
见到孔天霸与孔明到来,几位幕僚均起身行礼,道将军少将军好,众人看到孔明居然这么快就从濒死边缘完全恢复都啧啧称奇。唯有一位名叫王朗的帐前参谋眼露阴狠之色,但也一瞬而逝,立即向孔天霸寒暄起来。
“好了,废话不多说,这么晚叫各位前来,是明儿告诉我今夜将有人来府中行刺,要杀我儿。”
王朗一听,脸色大变,不过马上就掩饰了起来,但他心中却并不平静。今夜行刺孔明的行动由商族大将商阙飞鸽传书亲传与他,不会有第二人知道,目的就是怕孔明不死,来给他再送一程,确保军中计划万无一失。而王朗则是商阙在半年前就安插在孔天霸身边的内应,以往帮助商阙刺探西郡中的虚实,关键时候可以里应外合。这孔明是怎么知道的?
这么想着,王朗起身躬身问道:“敢问少将军如何知道今夜有人行刺?这行刺者是谁,怎的如此大胆!”
其他幕僚也看向孔明,也疑惑为何孔明会知道今夜有人行刺,少将军不是白天还生死未卜么。
孔明眼中露出一丝戏谑,刚刚王朗的反应虽然掩饰的很好,但是却没逃过他的眼睛。察言观色的本事,孔明如果排第二没人敢排第一,否则前世如何对敌我形势看的如此透彻。看来这王朗十有八九是刺客的内应,至少也是知道今夜行刺计划的人。于是孔明也不做声,附耳与孔天霸低语几句,孔天霸闻言暴怒,立即喝到:“府中侍卫何在?来啊,给我把王朗拿下!”
在场众人面面相觑,这是怎么回事,深夜叫我们前来商议刺客的事,怎么上来就拿人?
王朗也是一愣,随即知道自己身份暴露,但是转念一想,不对,今夜行动都还未实施,我都没有任何动作,怎么会暴露?往日通风报信我也做的滴水不漏,不可能被人察觉。想到这里,王朗拍案而起:“孔将军这是何意?我等虽为府中幕僚,但也是客卿身份,岂是你说拿就拿的?”
“哼,你私通外敌,欲谋害我儿,我岂能容你!”
说话间,侍卫已上前制住王朗,将其双手扣于背后,按倒在议事桌上。王朗毕竟只是参谋,一介文职,任其如何反抗依旧动弹不得,只得喊道:“孔老匹夫,无凭无据莫要冤枉好人,我自投诚与你帐下,屡次为你献计献策,助你破敌至胜。而如今居然要扣我一个莫须有的罪名,你这是枉杀好人,如此行事,如何服众!”
众人对此也是颇有微词,当即有一位幕僚言道:“将军,如此罪名可不能轻率定夺,不知将军可有证据证得王参谋是敌军细作?”
孔天霸一愣,刚刚孔明与他耳语,告诉他王朗就是敌军内应。凭着平日里对儿子的了解,孔明做事谨慎稳妥,必不会无的放矢,于是他本能反应就是立即拿下此人。此刻被问及证据,却根本答不上来,只有望向孔明。
孔明神态自若,徐徐道:“我虽无证据,但我对你已经暗中观察许久,你平时行为举止虽无反常之处,但是每每牵扯商族之事,你事必亲为,而诸事均以无果收场,岂不可疑?”
其实孔明刚刚重生,对孔府情况以及这里的任何事情哪里有半点知晓,但是此刻说来,却煞有其事。
“荒谬!我王朗做事,光明磊落,你既无证据,光凭猜测就要治我死罪!”王朗矛头一转,“孔老匹夫,你就是这样对待对你忠心耿耿的下属的吗!?”
此时孔天霸真是一阵头涨,心想孔明平时稳重,怎么今天却这么不着调,没有证据便冤枉他帐下的参谋,要是真的平白无故治了一个罪名,以后他怎么在军中服众。于是孔天霸立即让侍卫放人,对孔明道:“明儿,看来这次受伤让你精神上过于敏感了,王参谋平日里为爹出谋献计,履立功勋,不可能是商族细作。还不快快向你王叔道歉!”
王朗听孔天霸如此说,一颗提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装模作样道:“算了算了,我看少将军刚刚走过鬼门关,想必还留有余悸,也是情有可原。”
这么一个插曲过后,众人在议事桌上坐下开始商议刺客之事。但是过了刚刚这一档事,孔天霸却开始心里打鼓,这刺客恐怕也是自己儿子臆想出来的,不过涉及儿子的安危,他还是不得不正经面对。
一众人商议过后,安排了府中侍卫重兵把手孔明居室。孔天霸又连夜从营中调来弓弩手潜伏于暗处接应,自己则亲自坐镇孔明房中。
此时孔明房内只有他们爷俩,孔明开口道:“将军,刚刚议事殿内之事乃我讹诈那王朗,王朗是敌军细作无疑。今日我当众将其戳穿,虽然没有证据将其定罪,但他势必感到孔府已对其有疑,恐怕回去马上就会有动作。请将军派人暗中拦截,拿下此人,今夜之危自解。”
孔天霸没想到孔明打的是这样的主意,虽然心有疑虑,但是也不敢怠慢,立即唤来手下人,派去监视王朗。
果然,不出半个时辰后,王朗即被侍卫押解到孔明房中。此时王朗被五花大绑,跪于众人面前。
“报!启禀将军,如少将军所言,参谋王朗收拾了行装欲连夜出府,我等将其擒拿。请将军定夺!”
孔天霸见状怒火中烧,上去就是给王朗两个掌掴,打的王朗头晕目眩。
“王朗,老子待你不薄,你居然真的通敌卖主!”
“哼,老匹夫,我本商族之人,何来通敌卖主之说。我蛰伏在你府中,就是为了有一天与商阙将军里应外合,将你们全部屠戮干净!这如此好山好水养人之地,也该是我们商族的天下!”
见孔天霸作势就要一掌劈死王朗,孔明立即上前阻止:“将军,此人还有大用,现在杀不得!”劝住孔天霸之后,孔明又转头看向王朗:“王参谋,怎么样?都招了吧,今夜你们的人将何时来袭,人数多少,武力如何?实话告诉你,我已派人将你投诚孔府,出卖商阙的消息散播了出去,你们商族在我孔府有细作,难道你以为我们在商阙身边就没有?到时候这个消息进到商阙的耳朵里,你以为你在商族的全家老小能活的了?如果你现在能坦白,我保证设法将你一家妻小安全接来西郡!”
仅仅一句话,原本王朗还坚定的心志立即被击溃!原本还图个为国捐躯,想着身死之后商族朝廷还会优待家属,自己也能留个芳名给后人。这样一来,一下子这些愿景都破灭了!
“你这个歹毒的贼子!”
咒骂一句后,王朗只能讲今晚的行刺计划全盘道出。
得知具体计划之后,孔府做出了全面的应对策略,成功抵御住了商族刺客的袭击。擒拿的擒拿,击杀的击杀,没有一条漏网之鱼。
厢房中,孔天霸看向孔明疑惑道:“我们何时派人去告知商阙王朗投诚了我们?”
孔明笑道,“兵不厌诈。”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使用帮助 - 联系我们 - 网站调查 主办: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承办:信息中心版权所有   自然资源部门户网站 政府网站标识码:bm16000001京ICP备1804490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799号


建议使用IE9.0以上浏览器或兼容浏览器,分辨率1280*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