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分彩技巧|※PK购彩※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助学金 > 列表

一股难以言明的惆怅

发布时间:2019-02-18 18:07:30      来源:
三人在岸上约摸等了两个时辰那小船儿才晃晃悠悠漂了过来,撑船的是个头戴竹笠的老头儿,胸前散着白花花的胡子,他见岸上有人,不禁摘下了头上的竹笠,单手撑着竹篙抬头对岸上的人喊道。
“岸上站着的可是千玄峰的上的小神仙啊?”
晏子卿上前一步,对这撑船的老者作了一个揖,客气道:“先生言重了,在下只是一介山林野夫,想劳烦先生渡我等一程。”
这老头儿笑眯眯的抚着长须摇头晃脑吟道:“衰草斜阳,黄云映日,平沙雁落,两岸猿啼,这长河波翻浪涌四处尽乾坤,行到正中吐雾喷风日月皆不见踪迹,昏暗暗,雾腾腾,天地朦胧,冰冷彻骨寒,那你……还过不过?”
晏子卿眸中含笑,轻点头,只道两字,“过的。”
这老头儿不禁喜笑颜开,对岸上的三人招手道:“既不怕,那就随我走一遭吧,老头儿数十年没有渡过人了,此番终是有个说话的了。”他话尽,岸上的三人就已纵身而下,翩然落到他这小船上,小船儿纹丝未动。
这老头儿眼中皆是赞叹,他调转了小船,将竹篙撑入水中,手腕轻翻,这船就如水上浮叶一下飘出了好远,老头儿微微眯着双眼,嘴里唱着词儿,只听,“苍空秋高对月,枕江流睡江尾,一觉天明,识水路,翻江过海,不会机谋巧算,恬淡一生,相逢皆看天缘。”
“老先生唱的好。”晏子卿站在船板上抚掌轻笑道。
这老头儿听他此言,不由放声笑道:“哈哈哈,这词是方才老头儿脑中灵光一闪想出的,恰逢此情此景,不觉间便唱了出来,老夫献丑了,献丑了啊。”
“先生在此几个春秋了?”晏子卿随口问道。
这老头将竹篙放至一侧,盘膝坐到了船板上,笑盈盈的从腰间掏出了一个酒葫芦,他拔开塞子喝了一口,长嗟一声,思量片刻,“老头儿三十末退出江湖,长隐于此,今年六十五、六有余,如今算来怕是已有二十多个春秋了呀!”
晏子卿唇角含笑,“老先生能舍下凡尘俗世,一生漂泊江渚之上,当真令人钦佩。”
老头儿只笑,又饮酒几口,将这酒壶又塞回了腰间,他从身侧抽出了钓鱼的竹竿,那鱼竿,有线无钩,他随手甩进了江里,一派悠然自得的模样,倒真是出世之人,飘飘缈缈行在这天地间,除了生死谁都拿他无可奈何。
晏子卿看眼前雾气起,可见之处不过丈余,耳畔风声呼啸,衣袂随风飘飞不止,周身寒气凝聚,脚下水流急遄,虽清澈却深不可见底,他心中顿生一股难以言明的惆怅,从袖中掏出长笛一把,递至唇边,将这满腔的惆怅尽数赋予笛声之中。
苍茫天地间,此时只剩笛声一片,配上此情此景,竟是说不出的苍凉和悲壮。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使用帮助 - 联系我们 - 网站调查 主办: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承办:信息中心版权所有   自然资源部门户网站 政府网站标识码:bm16000001京ICP备1804490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799号


建议使用IE9.0以上浏览器或兼容浏览器,分辨率1280*720